二鱼和我,武汉,黑客马拉松

这个标题,不讲章法,我想从个人的视角来还原一下,一周前的黑客马拉松和我们对她的那份执着。文中提到的每一位,都是为武汉黑客马拉松,为武汉的互联网贡献着自己的那份热情。

我们
我(吉佳盛,这是我的真名,SendCloud当家的),武汉女婿,在中国的四个城市生活过,决心坚定不移的在武汉把根扎下去,2008年北京奥运会马拉松赛事工作人员。

二鱼(光谷社区的首席客服,然后是9527,0813,-65535),见过面没见过面的都会感受到鱼鱼姐的那份亲和力。

海侠(ThoughtWorks弱女子一枚)提前两天从成都来武汉,连夜布置专区,亲力亲为。ThoughtWorks武汉公司员工基本全体出动,全程参与,提供支持。

王刚(盛天网络的花菜猪)接触过花菜猪的人,都能感受到他的严谨,研发像治学。

理由(光谷互联网+办的,豪爽,热情,我喜欢用这两个字代表他的真名),务实踏实的态度,服务企业的意识,传承着东湖高新区的寄托。

(……亲友团不止百人,这里省略万字)

一周前的现在,一切还在战备状态,二鱼为了这一天,日夜不停地工作了30天了,期待着大赛的开始。

10月30日
19:00,全力撤场中,肖然和团队在一起,收拾刷爆朋友圈的ThoughtWorks展台;OneAPM为参赛者定制的加厚卫衣非常暖和,背后印着“Wuhan Hackathon 2016”,黎卫在场边吃着中午的冷饭,准备要赶往机场,回总部处理事务,但是这会儿让黎叔随便对付了一口,我这个主人真是汗颜啊;

17:00,钱林松老师,向李飞翔同学展示的算法表达了歉意,这位逆向工程的专家,在紧张的评委工作结束后,还在回忆“同心幻方”项目的算法;

16:30,“出来了,出来了”,美女与野兽队的野兽郝宁,在3分钟演示的最后,又一个智能终端设备在屏幕上显示出来了,实现了智能抓取的网络拓扑图,他很激动,为自己设计的功能的实现,展示达到了效果而兴奋。跑过马拉松的人都知道,最大的重点是完赛,而非成绩,就像蹦极,爬雪山,挑战自我。这届武汉黑客马拉松40支队伍完赛,诠释着极客精神;

16:00,闷声发大财队的Lulu,在3分钟演示时间结束后,几次要求主持人再给时间,完成展示,这一幕,让我不禁动容,她是冰岩作坊的主程,经历了一周准备,32小时的长跑,因为光线的问题展示没有达到预期,我心理是很愧疚的。规则太严苛了?每个队伍只有3分钟,上过台的人都懂,时间飞逝,多讲一个字和Demo无关的,都是奢侈。如此严苛的设定展示,就是要让“好产品会说话”,“要敬畏市场”,“解决用户痛点”,这些平时躺在鸡汤中的文字,给参赛者、评委和观众以最直观的感受,甚至可能是给选手“当头一棒”;

14:00,王刚用极短的时间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电话后重返评委席,与我和二鱼商讨,“这个项目我没有看到,不能打分,只能空项,你们会怎么处理,会不会因此造成分数的问题和影响公平”。我简单解释了算分体系和容错机制后王刚回到座位继续评判。我感叹了一下王刚的严谨和负责,还有他像CPU一样的大脑。我们的评委都很负责、严谨,和他们合作我很有收获;

13:15,评委的最后一次沟通会结束后,评委嘉宾准时进场,紧张的演示环节就要开始了;

11:00,贺嘉,腾讯云布道师,一进场就进入角色,和已经完成提交代码的选手们聊云计算,我们这些做云的人啊,总是喜欢把人讲晕。

10月29日
深夜,肖承荫找了一个角落睡下,享受他的极乐去了,他们的创业项目叫极乐网。我也是醉了,每一届,我们都安排工作人员留下来,处置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,去年是凹凹,今年是他;今年极乐网的同事全体出动,从前期帮忙筹备,到现场维护秩序,到散场收拾,都是主力。厂房内,选手们还在Coding,站在盛隆讲堂的二层,看到楼下数百个屏幕的跃动,小确幸;

去年的一等奖得主,海投网的两名小伙伴陈丰和郭文峰,今年作为志愿者加入,他们在各个环节都提供了非常有经验的协助,在闲下来的时间里,也会以过来人的角度,不时提醒今年的选手,不要只顾着做PPT,Demo才是王道;

还有很多其他的志愿者,他们有的是学生,有的已经工作了,趁周末过来帮忙,在这2天1夜的时间里尽职、敬业,为黑客马拉松贡献着自己的力量和智慧;

夜,我和参赛选手们聊Demo的方式——不能用PPT,不能只有Axure原型图,需要以产品的形式进行演示,设计好自己的演示分工,克服Stage Fright的紧张;我也体验到了“VR Storm队”的前卫;感受到了“妈妈说的都队”和“爸爸说的都对”的队名拗口与幽默感;察觉到了“金汉瑜队”容金珍似的算法。让选手们能够展示好,让每届比赛产生惊艳的作品,是主办方最大的任务,讲真,这次我没有做好;

21:00,二鱼第二次增加订餐了,今年最大的感受是“不够吃”,晚餐、宵夜、Pizza,轮番上场还是不够吃,泡面、盒饭也没用,就差啃网线了;

16:00,媒体们来了,带着他们的长枪短炮,寻找着曝光亮点,以他们独特的视角进行着赛事的宣传;

15:00,12人的算分团演练,为了把去年的一小时算分等待缩减到10分钟,每个人精细分工,协作,计算、核验一气呵成。为什么黑客马拉松不能用程序算分呢?我要认真反省一下这个问题了,如果真的写,这个逻辑也是小复杂;

10:30,网络挂了,又挂了,没有上行为过滤设备,真的有选手到现场下Java安装包,还有打BOSS的,看视频的,直接干翻了AC,无线的流控设备也没了,应对不了高密度的需求了。怎么办,PlanB吧,和周勇商量了两次,打了10来个电话,出发去广埠屯,组网,又是一笔计划外的巨大开支,汗……;

晨,选手们相继到达盛隆大学武汉创业学院,所有报名的队伍,悉数亮相,武汉还是下着小雨,阵风不断,很冷。

10月29日之前,我和二鱼,都是微信、电话沟通,讨论流程、分工、落实资源,因为都有繁忙的工作,很多事情是晚上才有时间处理的。今年的武汉黑客马拉松是第二届,因为有二鱼的这份执着,第二届武汉黑客马拉松才得以举办。

10月28日晚上,我在办公室准备着第二天的打分纸质表格。

10月27日晚上,设计师刘娜协助长颈鹿的工作人员,在脚手架上艰难地铺18米的巨幅背景板,在她的这个巨幅画作之前,身影瞬间小巧了;汪文雯和徐志前在布展。

10月11日,二鱼在微信中建了“2016武汉黑客马拉松【参赛群】”,她开始像孟爷爷一样,开始辛勤劳作了,让没有Match的挑选心仪的程序员,给前端介绍后端,接下来的两周里,她在四个群中,有消息必回,极为恐怖的工作量。

2016年9月30日的深夜,我和二鱼长聊了接近2个小时,对2015年的黑客马拉松进行了一次回顾,一年过去了,每一个细节,在我们的记忆中还是如此之清晰,去年的多莫大教堂,很多活跃的武汉互联网人齐聚一堂。

2015年10月25日18点,第一届武汉黑客马拉松刚刚结束,范敖、曾罗在等待着车子来接,做最后的撤场。

16点,东湖高新科创局的李世庭局长、何萌、杨波、张岳、何斌,大家轮流在做着发言,等待着赛事的结果公布。

10月25日13点,胡子长长的灵静,仙风道骨的摇头晃脑展示着摄像头捕捉;石墨团队、初心团队轮番上阵;

2015年9月26日,张振宇、凹凹、二鱼、郭琦,在定时间表,各自领取任务。

主办了两场捉襟见肘的武汉黑客马拉松,很多人问为什么?对于创业者来说,没有比时间更加宝贵的了,为什么投这个精力呢?

因为,

2015年的1024,五城联动,北京、杭州、深圳、济南、武汉,当时只是觉得,武汉不能落后,应该有我们的声音,即使这个声音很弱小,也要发声,所以找到了盛天、盛安德、木仓、长颈鹿网,……

因为,

很多去年没能参赛的小伙伴都问二鱼,今年何时开始?

今年得到了ThoughtWorks的大力支持,让我们有信心坚持下去,并成功发布了ver 2.0,更有半数队伍不远千里来参赛,印证着武汉城市影响力的提升。

因为,

资本的寒冬,10度的气温,无不让人感受到冬的冷酷。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,让参赛的年轻人体会到极客的激情。静静的敲打键盘,胸怀天下,除了衣食住行,程序猿(媛)还在扩大着网络的边界,改变着交易方式,人机交互方式,连接更多的设备,让复杂的流程更简化。

因为,

创业的信念是坚持,成长,突破,我们很惧怕活动失败,但我们更惧怕没有坚持下去,将来为自己的放弃后悔,所以坚持武汉黑客马拉松,期待着创意、产品、技术上的突破。

希望,多年之后,参加过武汉黑客马拉松的人,无论是参赛者、志愿者、工作人员、赞助商、媒体记者,会回忆起赛事的点滴,会在这短暂的32小时中碰撞出火花,这碰撞可能会改变世界、改变未来,改变一位学生的实践之路,可能会大幅缩短一位程序猿的自我迭代周期,可能会让大家看到未来的独角兽,可能会让武汉多了一张城市名片。

我们,希望用我们的努力,凝聚武汉互联网人;

我们,对武汉的IT从业环境,有期望;

我们,对光谷的互联网+,有促进;

我们,对武汉的每天不一样,有执着;

我们,惟楚有才,于斯为盛。

2016年11月5日 凌晨

吉佳盛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