程序员你别怕,大胆的去做区块链

区块链技术,实现了 “去中心化”,而 “去中心化” 可以体现在几个不同的层面。

首先是运行区块链的节点机器是 “去中心化” 的,所谓的 P2P。 中本聪的论文中,就说比特币是一种 P2P 的电子现金系统。 我们可以这样理解,P2P 是机器运行时的 “去中心化”。

但到了以太坊的白皮书中,其标题就说自己是 “去中心化” 的应用平台。

这种 “去中心化” 就不限于机器运行时的 P2P,还包括了区块链开发过程的 “去中心化”,也就是开源社区的建设。做区块链,代码最好还是开源吧。不开源的区块链,那就成自行车链了,肯定是要用来抽人的。

再一个层次的 “去中心化”,就是区块链上开发的应用,在使用者之间形成的 “去中心化”。这个层面的 “去中心化”,将对社会的组织形态,造成改变。

说了半天,目的不是谈技术,而是要评论一下币圈和链圈最近所呈现出来的一种生存状态,这状态就是恐惧。

看下 3 月份的两条新闻:

从这新闻,还有徐总发的朋友圈,感觉他怕的要命,腿都筛糠了,让人很心疼。把 “去中心化” 改成 “点对点”,难道就万事大吉了?

说真的,徐总想把公司捐给国家,国家未必会要。他这么说,有点太把自己当回事。 还有点误导,让人产生一个不好的印象,以为国家有意要黑他公司似的。

徐总为何怕咱们不知道。我知道的是,做区块链技术,用区块链写应用,没什么好怕的。

在区块链技术出现之前,人们建设系统,组织社群,只有一种工具,那就是 “中心化” 工具。 你要搞个团队,就得有队长,然后设一级级的大小头目。你要搞个系统,就要有中心服务器。

而区块链出来之后,人们则多了一种工具,就是 “去中心化” 的工具,可以用在信息系统建设,以及社群的组织上。

那么 “去中心化” 的目的为何? 答案是:没有目的。

去中心化,能够对当前中心化的形式,进行权力的重新分配。至于怎么分配,那自然还要依赖人们的设计了,想往左就往左,想往右就往右。

美国1780 建国的时候,只有州和乡镇,并无国家,是一个去中心化的。 所以联邦党人那波人,拼命的要求建国,要求搞中心化,道理在于,在当时的那个国际环境下,只有中心化的国家,才能解决很多问题。例如战争、外交、国际贸易、跨州公路建设、邮政系统等等。所以,美国建国的宪法,主要忙活的,就是搞 “权利的重新分配”。从彻底的去中心化,搞成了 “中心化” 与 “去中心化” 结合的模式。

这个解释,比徐总赤裸裸的表忠心,要高明吧?

所以,蒋涛总也提出了一个概念,叫 “DCO”,分布式协作系统,这听起来多么的含蓄深刻。关键也说的在理啊,这是就技术论技术,也比徐总的呐喊,要斯文很多,对吧?

要说,区块链技术可不可用,有没有什么麻烦,该怎么用,是 P2P 还是 Decentralized,徐总真不用操心了,国家比你懂。去年94禁令下来,如此霹雳手段,文中根本没有区块链三字,那就是切割了啊。 之后有关部门三番五次的鼓励发展区块链技术,这个表态早就不止一次了。

对区块链技术的认知,管理部门那是相当深刻的。怕是比很多做区块链的人,都要深刻的多。

中本聪是个黑客风格的天才,他的比特币,也带着很浓郁的无政府主义色彩。密码朋克小组里的大牛们,多少都有些无政府主义。

但区块链本身,只是给人们多了一种工具罢了。至于怎么用,还是你们说了算,还是领导说了算的。徐总完全不必用力过猛,领导们心里有数的。

区块链可以实名制,做审计贼完美,更支持全纪录,无法篡改,这些都是受欢迎的特性不是?

至于去中心化,那又有什么威胁呢? 现在网络监控那么容易,你真的以为凭 “去中心化” 的技术,就能跳出手掌心?

真要封比特币,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?

区块链对促进改良商业,对发展经济,肯定是有大大的好处,大家要相信领导的判断力。不要学徐总那样,总是不大很相信领导,老是怕领导犯错,还总要帮助领导建立对他的正确认识。领导看着他表演,怕是有点烦的。

说一千,道一万,国家管理部门早就对区块链定性了,绝对是大大的良民。

不要捶着胸脯子表忠心,更不要急眉赤眼的喊招安,那有点不像良民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