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学生身患癌症自学日文打电玩 优异成绩离世

  香港大学药剂系应届毕业生伍庭发(22岁)小时候没有赢在起跑线上,他自小爱打游戏机,会考差一分失去拔尖机会,高考又因患癌而缺席。虽获港大破格取录,在恶疾煎熬下以一级荣誉成绩毕业,撑着虚弱的身躯站到毕业典礼台上,获得了全场起立鼓掌,但最终还是病魔赢了,于毕业礼后不久病逝。在命运无常的赛道上,他没法赢,可是他从没放弃在荆棘途中多走一步的决心。

抗癌斗士庭发上月出席毕业礼时,从讲座教授樊浩德手上接过证书。

  港大医学院毕业礼上月28日举行,伍庭发于本月19日上午去世,他的父亲伍锦泉在丧子翌日接受访问时说,庭发去世前已离不开病床,但他从没有放弃,还叫父亲买电玩游戏“罗洛娜的工作室”,更亲手做了麦芽糖,想与同学分享。可是,他还是无法离开医院回家。“他妈妈很伤心,我还好,我三年前已有心里准备”。

小时偕母合照

  痛得不能起身仍坚持上学

  2010年初,就读喇沙书院的庭发在高级程度会考前两个月,发现右手臂肿起,看医生后确诊是罕见的癌症“软组织恶性肉瘤”,要切除神经线,令右手只剩两个指头可活动。庭发没有放弃,发愤练习改用左手写字,由英文字母“ABC”练起,填满了多本数百页的练习簿,但最后仍无法执笔应考。喇沙校长及老师建议庭发向大学叩门,因他会考只差一分便可拔尖入大学。庭发知道本来读医的志愿已不可能,故改选药剂系。

  中大校长沉祖尧曾与庭发会面,但决定不取录。伍锦泉说,沉劝庭发放下学业,好好享受生活。现在回想,伍锦泉说沉不无道理,但庭发选择走艰难的路,港大药剂系亦破格取录了他。

  庭发自小就是乖孩子,小学年年考第一,唯一嗜好是电玩游戏,但他会自觉赶快做完功课才拿起游戏机。从事演唱会行业的伍锦泉记得,当年他留一头长发,穿破牛仔裤带庭发到喇沙面试,神父看了庭发的成绩表就取录了。他们从不操心儿子学业,唯一例外是他母亲逼他学钢琴,庭发不愿意也每星期练习两小时,考获演奏级。此外,他自发课余学习日文,为了解读游戏攻略,中五参加日文学校的作文比赛,得了总冠军。会考时所有同学也参加补习班催谷,庭发却不补习,结果会考成绩差一分无缘拔尖入大学。

  在港大修读药剂系的三年间,庭发病情恶化,二年级起他的癌病扩散至胸、腹及脑,伍锦泉说儿子病发时痛得直不起身,但坚持上课,大部份科目取得A级成绩,以一级荣誉毕业,药剂系4个奖项,他拿了3个。

离世前全家福

  2,700师生家长起立鼓掌

  上月底毕业礼,病重住院的庭发坚持参加,医生为他打止痛针,他坐轮椅到场,苦撑被病魔侵蚀得很瘦弱的身躯站到台上,亲手接过毕业证书和奖项,全场2,700名师生及家长起立鼓掌,向他坚毅的精神致敬。

  从没有在父母面前哭过的庭发,亦有软弱的一刻,毕业礼后学系教职员到医院探望他,他禁不住向外人哭诉说感到自己是父母的负累,好像一个废人。在访问中一直神态平静的伍锦泉激动地说:“听到他转述庭发的讲话,我好痛心。他一生虽然短,其实已经很完美!”

  他希望公开庭发与癌症拼搏到最后的坚毅经历,让他的精神激励其他人,更在儿子病床畔写信给专栏作家区乐民医生,因妻子阅其文章而得到心灵慰藉,希望区医生知道文章无形中帮助了他们一家人,“社会每天都在讲孩子要赢在起跑线上,其实最重要的就是尽力发挥自己”。庭发留下数万元奖学金,他愿捐助有需要学生,让爱留传。(来源:苹果日报)

编辑:lolo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